委托电话同微信:

联系我们

电话:
联系:
地址:
石家庄私家侦探就算落泪也不怕别人看见

1已经十一月了,孟岚仍旧穿着长裙子游走在大街小巷,好在今年夏天的尾巴特别长,她飞扬的裙摆在街上也不算违和。她喜欢走路,比任何事情都喜欢,石家庄私家侦探一个人走路的时候脑袋是放空的,可以放任她所有天马行空的想象,也可以自己与自己对话,就算落泪也不怕别人看见,因为来来往往根本没人会注意到她。

石家庄私家侦探就算落泪也不怕别人看见

这比饮一杯酒,泡一杯茶更让人自如。孟岚走过最长的路,是从永春走到诗山,跋山涉水,穿山越岭,只为见一眼赵南安。自从他在高一下学期转学去永安以后,她就再也没见过他,可这一点也不妨碍他在她心里日渐累积的地位。女生圈子里风靡起绣十字绣给心仪的男生时,孟岚第一个想起的也是唯一想起的只有赵南安,她笨拙地穿针引线,甚至几次扎破手指,用蹩脚的针脚绣了一个小荷包,是一枝细小的春兰。

 

是素白的底色,衬得鲜绿的春兰愈加雅致,像一颗萌动的春心。那时候是十月,三角梅开成花海。孟岚一早踩着霜露出发,她去过几次诗山,凭借记忆徒步而行,来来往往路过的车辆也曾有人询问她是否要搭车,她全都拒绝。在走路的时间里,孟岚一直紧紧握着那个荷包。她并没有打算表白,只是想传达深藏的少女心意,毕竟赵南安是她十七岁以来唯一喜欢的人。

 

距离高考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孟岚知道这大概会是她与赵南安最后的交集,很快他们就要为高考赴汤蹈火,随后去往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大学,此生再无交集了。

 

2孟岚第一次见到赵南安,是在高中开学。他是全班最后一个来报到的,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阳光穿透桐树枝叶在他身上投下细碎的光斑,她的位置正对门口,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她十六岁的少女心在那一刻忽然明白了什么叫情窦初开。

 

从那一刻开始,她的心时时刻刻都在他身上。他长得并不帅气,成绩也不突出,说话起来也有少年的轻狂,但从教室门口那一眼后她就再也没办法移开目光了。孟岚也曾庆幸他并没有扎眼的五官,那样的话一定惹得班上女生虎视眈眈,只有她独自欣赏他就挺好。

 

起先,孟岚与他一直都没什么交集,在班上也只能算点头之交。高二文理科分班,孟岚瞒着爸妈选了理科,又碰巧分在同一班这才加深了他的印象。在一群陌生人里,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这本身就足以让人另眼相看,何况孟岚是那种看起来安静温雅的姑娘,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赵南安开始主动靠近孟岚,一起去食堂排队,一起去校门口吃小吃,暑假他从厦门旅行回来还给她带了一盒凤梨酥。孟岚一直留到保质期快过才吃掉,软糯香甜,只是少了一味爱慕之心。

 

还记得某个傍晚,他们一同在食堂吃饭,被同班的男生调侃,说他们走得这么近,问赵南安是不是喜欢上孟岚。我们只是朋友。他回答得干脆,不留余地。多多少少有几分失落,心里像是被某种尖锐的东西刺了一下。但孟岚是那种知进退的人,她咧嘴一笑说道:别瞎说,我们是朋友。

 

少女的心敏感又脆弱,但在暗恋的时候总是异常坚韧,那种心意一旦开始就会如同野草般疯长,不到最后不罢休。

 

只可惜在草长莺飞的三月天里,赵南安突然告诉孟岚,他要转学了,高三将在诗山念书。孟岚的心倏地腾升起一阵难过。虽然永春距离诗山镇并不太远,但对于一个学生来说,却像是有远山远海那样的距离。孟岚愣了好一会儿才接受这个现实,赵南安悄悄附在她耳边说:我第一个告诉你的,怎样,是不是很够意思?孟岚想问,他是不是一定要走,但还没问出口,上课铃声已敲响。她浑浑噩噩地跟在他身后跑向教室,她看着一米开外赵南安的背影,明明很近,但却已经模糊。

 

3孟岚揣着绣好的小荷包终于走到诗山镇的中学时,已临近傍晚。赵南安慌忙从学校里跑出来,脸上写满惊喜,带着孟岚去吃地道的肉羹汤,一起逛小镇的夜市。入夜后,赵南安送孟岚去坐最后一班车,两人并肩走路,夜风从远处的山峦掠过吹拂在两个少年的脸上,空气里有三角梅的芬芳。

 

对了,我最近喜欢上一个女生。赵南安突然说道。孟岚的心猛然一紧,借着路灯的光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年,脸上有她从未见过的羞赧,眼里是碧波万顷的流光。是怎么样的女生呢?孟岚很好奇,可是又不想见。

 

丝毫没察觉出气氛异样的赵南安,兴致勃勃地掏出手机给她看照片。是一个长发的女生,在一丛盛开的三角梅下,笑起来腮边有两粒酒窝,眉眼弯弯的,尖尖的下巴,穿着及脚踝的青山色长裙,裙摆正被风吹成好看的弧度。孟岚摸了摸她经年不变的短发,心里一点点塌陷,并且隐隐作痛。孟岚夸了一句真漂亮就陷入沉默,而赵南安却滔滔不绝地讲着他跟那个女孩的相遇。雨天,诗集,图书馆,一把白色的伞,一切都美好到令人遐想。

 

孟岚握在手心里的小荷包,越握越紧,一直到她乘车离开,也没有鼓起勇气送出去。当赵南安对她挥手告别时,自欺欺人地说了一句又一句,再见。再见,在很多时候就意味着再也不见。赵南安在送孟岚上车后就离开了,背影融于夜色,她再也看不见他。

 

那时山路并没有路灯,她坐在汽车最后一排,眼泪落下悄无声息。半个小时的车程,孟岚却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眼泪无休止地落下来,下车前她将荷包小心翼翼地放在最贴身的口袋里,就像她无疾而终的暗恋注定要被深埋于她的青春里。

 

回去以后孟岚开始备战高考,她的头发再也没剪过,即使比别人早起二十分钟洗头发,即使被老妈揪着耳朵去理发店,她也不肯剪掉长发。也是从那时候她开始穿裙子,一条又一条地收进衣柜里,仿佛是有意识地想要变成赵南安喜欢的样子,但又有深知那种没有可能的绝望。高考后赵南安特地打电话给她,问她报什么大学,孟岚犹豫了一下撒了一个谎,她说要去北方的大学。

 

噢。赵南安失望地挂了电话,他说他决定留在福建。十八岁的孟岚在那时已经懂得,人不能贪心到想要每一场暗恋都开花结果,这场不曾表白的暗恋和那个不曾送出去的礼物都是她青春岁月里珍贵的回忆。而她,是时候从这场暗恋里走出来了。

 

4在厦门大学报到时,孟岚的头发已经长到肩头,校服变成裙子,走起路来裙摆飞扬,路过的男生总是多看她两眼,但这期间她再也没有过赵南安的消息。不是不可以找到,只是她不想再去找了。

 

孟岚不知道赵南安去了哪所大学,也不知道他是否跟那个长发女生在一起,大学的时光比高中有趣多了,她开始参加各种社团,让自己忙碌起来,也开始跟室友们一起八卦学校里帅气的学长或学弟。学校里也有成片的三角梅,不远处就是海岸,她经常在没课的午后走路去白城沙滩,吹吹风,看看来来往往的游人,远远地看一眼鼓浪屿,晒一晒太阳,然后在天黑之前再走回学校。

 

生活就在这样的走路之间不急不缓地前进,那天赵南安三个字突然从她脑海里冒出来,她坐在教室里看着讲课的老教授惊叹,原来她已经这么久没有想起他了,那个绣着一支春兰的荷包不知道落在了哪里,十七岁那年的少女心也不知所踪,只在她心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在厦门沙坡尾遇见赵南安已经是快毕业的时候了,他带着女友来厦门旅游,顺便看一看即将被拆除的老厦门渔港。

 

是孟岚先叫住他的,他从人群里抬起头,表情从茫然到惊喜,她的目光落在他身侧的女孩身上,不是当年照片上的那个女孩了,留着俏皮的短发,穿着可爱的短裙。赵南安胖了些,发型也换了,全然没有了当年风发的意气。孟岚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长发,不禁自嘲地笑了笑。

 

5赵南安很开心这场重逢,他跟孟岚介绍身边的女友,又问孟岚的近况,说他高考后手机丢了,不知道孟岚也留在福建。可是孟岚想,知道又怎么样呢?一切都不同了,她不再是十七岁的少女,而他亦不是当年那个轻狂少年。那些年少时光终归还是随着时间沉积在了岁月的河床里,而她要朝着有光亮的未来前进,然后在有花开的早晨,有月亮的晚上,度过灿烂的余生。孟岚请他们在沙坡尾的奶茶铺里喝冷饮,聊了一会儿天,赵南安说要赶回泉州最后的一班车,就带着女友离开了。孟岚踮着脚目送他们,也目送那场烟消云散的暗恋,远去。




上一篇:石家庄市私人侦探公司拿下很多难搞的案子

下一篇:石家庄私家侦探公司严阵以待正胡思乱想